当前位置:主页 > 财经 > 宏观 > 正文

农村集体产权制度大改革,村级集体经济有待发展壮大

未知 2019-11-22 11:01
  [农村集体资产股份权能改革给集体和农民带来了实实在在的好处,形成了既体现集体优越性,又调动个人积极性的农村集体经济运行新机制,试点工作成效明显。尤其是通过发展农民股份合作,创新了集体经营方式,集体经济发展成果按股分红,实现了“分股合心、联股联心”。]

  一场具有四梁八柱性质的改革,正在中国有序推进。

  今年5月,中农办、农业农村部同意12个省份、39个地市、163个县(市、区)为2019年度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试点单位(第四批)。全部试点任务到2020年10月底前基本完成。

  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是针对农村集体资产产权归属不清晰、权责不明确、保护不严格等问题进行的改革。农业农村部按照先进行试点、再由点及面展开的要求,从2015年开始,先后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了三批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试点,共确定了3个省、50个地市、279个县为中央试点单位。

  前三批试点,积累了哪些经验?遇到哪些难题?农民获得了哪些权益?通过梳理,可为第四批试点的推开提供借鉴。

  六盘水“三变”改革赋予农民更多财产权利

  农村改革试验区是中央推进农村改革试点试验的综合平台,承担着为农村全局性改革探索路子、为面上改革提供实践示范的重要使命。

  5月27日,在农业农村部新闻办公室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农业农村部政策与改革司副司长赵长保称,在深化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方面,相关试验区探索农村集体资产明晰产权和运营管理的规范路径,赋予了农民更多的财产权利。

  比如贵州六盘水试验区探索提出“三变”的思路,通过“三变”(指资源变资产、资金变股金、农民变股东)改革有效激活了农村自然资源、存量资产、人力资本,促进农业产业增效,农民生活增收,农村生态增值;上海闵行试验区通过集体经济组织产权制度改革,量化集体资产份额108亿元,30万农民变成了股民,保护了农民集体资产权益,调动了农民发展现代农业、投身乡村振兴的积极性。

  在上述新闻发布会上,贵州省六盘水市副市长王成刚称,“三变”改革让沉睡的资源活起来,让分散的资金聚起来,让增收的渠道多起来。

  他提到,通过“三变”改革,全市已消除了“空壳村”,村级集体积累最低的5万,最多的990多万,接近1000万元。

  此外,通过整合财政资金入股、量化扶贫资金参与、撬动社会资本进入等方式,出台金融支持“三变”改革的措施,创新推出信贷产品,把各方面的资金归集到“三变”产业的平台,支持农户通过信贷资金入股发展,获得保息分红和收益分红。

  借此股改,农民在变股东的方式中,王成刚提到两种,一种是龙头企业带动变,培育224家企业参与“三变”改革,有力地带动农户整合各类资源入股成为股东,也为发展现代农业注入了强劲的动力;另一种是合作社覆盖变,引导农户将土地入股到村集体合作社,由合作社组织大家生产,农民土地入股获得原始股,通过产业普惠增收。

  晋江经验:让群众真正参与到改革中

  今年4月,农业农村部从前三批中央确定的试点单位中选择工作扎实、亮点突出、成效明显、具有引领作用的20个县(市、区)作为第一批全国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经验交流典型单位,供各地学习借鉴。

  福建晋江就是这20个典型单位之一。晋江从2008年就着手开展以集体资产股份改制为主的改革探索。2017年6月,被确定为国家级试点后,努力解决产权归属不清、成员界定不明、收益分配不顺等问题。

  晋江市农业局副局长许建林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改革是一项由社会内在动力不断推动发展的过程,涉及各方利益调整。因此,在改革中先行试点、先易后难、分类实施,不搞“一刀切”,“一村一策”分类开展改革,改革方案和方法不强求一律,以解决实际问题为最高准则。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