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财经 > 宏观 > 正文

担心德国经济颓势扩散 欧盟发出十大承诺捍卫“一个欧洲”

未知 2019-11-22 10:59
  刘宏松

  [德国经济的问题出在哪里?欧盟委员会认为,主要原因在于全球制造业增速放缓、悲观的商业情绪、德国特殊的工业结构和极高的对外贸易依存度。除此以外,全球贸易局势紧张、英国无协议脱欧的威胁以及欧洲央行对货币政策的收紧,也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德国的经济增长。]

  近日,欧盟委员会在最新的春季经济展望报告中将欧元区今明两年的经济增长预期分别下调至1.2%和1.5%,增速下调幅度最大的是欧元区“火车头”德国。

  这是欧盟委员会继今年2月份发布冬季经济展望报告后,再次对2019年至2020年的经济增长前景表示担忧。报告显示,德国经济增长态势堪忧,预计该国今年的经济增长率将仅为0.5%。欧盟委员会认为,德国制造业表现持续低迷,“德国的经济复苏要比预计的耗费更长时间”。

  多因素抑制德国经济增长

  德国经济形势确实不容乐观。德国在去年年底就已经接近经济下行的“悬崖边缘”。2018年德国经济增长了1.4%,低于2016年和2017年的2.2%,也低于事先预期。

  作为世界第三大出口国,德国2018年的订单数创下六年多来最大降幅,贸易顺差出现萎缩。今年2月,德国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初值自1月的49.7降至47.6,创74个月新低,逊于市场预期的49.7。德国制造业产出指数自1月的50.3降至48.0,创74个月新低。2月份德国商业景气指数从1月份的99.3下跌至98.5,降幅大于预期,市场普遍预计为99,创2015年1月以来最低水平。

  “德国勉强摆脱经济衰退”、“德国出现制造业6年来最大萎缩”、“德国商业信心创4年多新低”、“德国经济距技术性衰退仅差一步”等各种悲观论调充斥于媒体。德国中小企业联合会最近的一项调查显示,53%的德国中小企业认为,德国将在明年陷入衰退。鉴于形势严峻,德国工商总会也将2019年德国GDP增速预期从1.7%下调至0.9%。

  德国经济的问题出在哪里?欧盟委员会认为,主要原因在于全球制造业增速放缓、悲观的商业情绪、德国特殊的工业结构和极高的对外贸易依存度。除此以外,全球贸易局势紧张、英国无协议脱欧的威胁以及欧洲央行对货币政策的收紧,也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德国的经济增长。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数据显示,2017年德国出口总额占GDP的比例高达47%,高于欧元区(45.4%)、欧盟(44.4%)、高收入国家(31.2%)和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成员国(28.8%)的平均水平,相比之下,法国这一指标为30.9%,英国为30.1%。美国是德国的主要出口市场,德国长期保持着对美国的巨额贸易顺差。根据美国商务部数据,2018年德国对美盈余为682亿美元,是美国的第四大贸易赤字国家。

  在德国的巨额盈余中,汽车贸易占据了显著位置。新的汽车尾气测量标准WLTP的引入,导致德国汽车工业的产量增长受到抑制,销售量有所下降。大众汽车旗下的奥迪4月销量下滑了13%,类似疲软的业绩表现也开始蔓延到其他车企。宝马董事长克鲁格在讨论公司业绩的电话会议上,将2019年描述为“又一个富有挑战的年份;我们的环境仍然动荡,不确定性占据主导。”

  美国可能采取的提高关税举措还将进一步冲击德国的汽车行业。德国长年的高额贸易顺差早已是美国总统特朗普的眼中钉。特朗普将于近期决定是否对进口汽车加征关税。在美国政府发出威胁称“将在5月中旬决定是否对外国汽车征收关税”后,欧洲汽车行业股票指数在5月6日平均跌幅超过了3%。

  根据德国经济研究所计算,如果美国开征25%的汽车税,长期来看,德国对美汽车出口将下降50%。这意味着德国汽车对外出口总量将下降7.7%,大约是184亿欧元。

  欧盟呼吁各成员国加快欧元区改革步伐

  IMF总裁拉加德对全球贸易紧张局势加剧表示担忧,呼吁各经济体共同努力,建立一个“更强大、更公平、更适应未来的”全球贸易体系,确立更明智的贸易规则,以缓和并最终解决当前的贸易争端。但她同时指出,德国等国家经常账户盈余膨胀是造成其他地区保护主义抬头的部分原因。长期以来,德国在经济治理中奉行财政保守主义,对财政刺激计划异常谨慎。这一治理模式在很大程度上导致国内需求不够强劲,经济增长高度依赖对外贸易,形成巨额经常账户盈余。

标签